“今年以来,房企整体发债量很大,但大部分还是依靠境外发债。”克而瑞广州区域首席分析师肖文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虽然境外融资成本很高,但在目前国内融资环境仍然收紧的大背景下,多一个融资渠道是很重要的事情。“首先你要能融到钱,第二才是考虑融资成本的高或者低。”

考虑到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该持股计划仍未有动作,因此该计划出售股票的时间应为最近四个多月(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2月14日)。假设该员工持股计划以上述区间最高价7.57元/股的价格全部卖出,可收回资金约为7729.88万元,但仍然无法弥补优先级份额。